<acronym id="txb"></acronym><rt id="txb"><small id="txb"></small></rt><rt id="txb"><optgroup id="txb"></optgroup></rt><rt id="txb"><small id="txb"></small></rt>
<rt id="txb"><small id="txb"></small></rt>
<rt id="txb"></rt>
<rt id="txb"><small id="txb"></small></rt><rt id="txb"><center id="txb"></center></rt>
<acronym id="txb"></acronym>

好路进山 好茶出山(一线调查·走村串户探振兴)

  他指出,这样做一是为了每一个新脱贫家庭培养出一个大学生或高等职业技术人员,巩固、保障脱贫成果;二是在基于很多脱贫前的深度贫困地区的贫困家庭无力承担高中教育经费支出的现实下,给予更多学子继续受教育的机会。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依然在农村,最广泛最深厚的基础依然在农村。

  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税务部门组织的税收收入超过万亿元,圆满完成财政预算安排的税收收入目标;全年新增减税降费预计超万亿元,圆满完成政府工作报告确定的为企业减负目标。  税收通常被称作经济的“晴雨表”,税收大数据具有时效性强、覆盖面广、颗粒度细的优势,记载着市场主体生产经营状况,能够较为迅速全面准确客观反映经济运行情况。这些数据印证了中国经济稳定恢复、好于预期的态势。  2020年,全国税务部门组织的税收收入(已扣除出口退税)完成136780亿元,同比下降%,圆满完成财政预算安排的税收收入目标。

好路进山 好茶出山(一线调查·走村串户探振兴)

从羊肠小道到硬化公路从黄甲镇三新村出发,途经长约8公里的山路,才能到达位于大别山余脉深处的杨头村。 在一些路段,道路修建在悬崖峭壁上,十分险峻。 随着道路的蜿蜒,海拔也逐渐上升至800多米。 记者来到杨头村,只见一座座民房分布在河谷两侧,分别是河东、河西和中心村三个村民组。

更高更远处,还有冲里组,那要再驱车爬几道坡才能到。 杨头村是安徽省桐城市黄甲镇的一个偏远村庄。 曾经,因为地处深山、交通不便,家家户户种茶叶,却卖不上好价钱。

如今,杨头村依托茶叶等特色产业,人均年收入达到万余元。 年近七旬的退休教师朱长友告诉记者:“以前,因为路不通,村民在羊肠小道上走半天,才能把茶叶卖到桐城去。

孩子们上学也十分不便,要到10公里外的学校,所以辍学现象十分严重。 ”截至2020年底,杨头村8公里干道全部实现硬化,沿路安保工程全部安装完毕,通组道路也全部完成。

此外,农饮水工程实现全覆盖,并全部实现通电、通信和通网。

一大早,记者就看到几户村民正在忙着盖新房,运输车辆进进出出,建筑材料摆满了院子。

“这几年,杨头村对50多户危房进行了改造,根据贫困户、五保户等不同类型进行补贴,最高可达两万元。 ”杨头村村委会副主任徐国忠说。 从家家制茶到合作发展杨头村所在的黄甲镇是个纯山区镇,人均耕地不足亩,而杨头村更是一点耕地也没有。 连绵起伏的茶山常年氤氲在云雾之中,山坡上的兰草花香浸润着茶树。 杨头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王慧敏办了一个茶叶生产加工合作社。

但他告诉记者,“我这个合作社规模小,王忠平的更大一些,他是最早把茶农组织起来发展的人。

”2006年,王忠平组织40余户茶农,成立了有机茶合作社。

“茶农分散经营,种植采摘标准不一,发展资金有限。

”王忠平说,乡亲们年年守着自家的茶园,用老办法加工茶叶,一年下来收入也就只够温饱。

为此,他决定回到村里带领大家一起干。

合作社组织村民参加培训,在茶叶种植、采摘、加工技术上统一标准,并统一采购有机饼肥发放给茶农。

同时,王忠平建起了标准化厂房,大大提高了茶叶品质。 “家里采的鲜叶大部分卖给合作社,自己再制作一些家用。 ”72岁的村民许成道,曾经是建档立卡贫困户。

以前,他和老伴儿及三个孩子,只靠12亩茶园为生。

随着各项帮扶措施落地,家里的茶园也扩大到29亩,每年收入将近10万元。

如今,一大批走出山区的年轻人纷纷回乡,加入合作社。 “社员达到110多户,生产的茶叶在市场上供不应求。 ”杨头村驻村第一书记甘震说。 杨头村现有标准化有机茶园4500亩,成为远近闻名的茶叶专业村。

其中集体茶园50亩,建有杨头有机茶专业合作社、杨头国色天香茶厂等四座标准化的专业茶厂。

不久前,杨头国色天香茶厂生产的200斤、货值8万元的绿茶成功出口日本。 从日子红火到村风和谐近年来,杨头村通过村两委换届,开展“四议两公开”“村民说事会”等,培育了和谐的村风。 “该公开的必须公开,让村民参与进来,以公平公正换来心气通畅。

”黄甲镇党委书记潘东香说。 干部群众一条心,让杨头村变了一个模样。

朱长友感慨,富起来的杨头村,村民关系越来越融洽。 现在,村里发展产业的人多,勤劳致富的人多,笑容满面的人多。

“大家想的都是干事创业,把各自家里的日子过红火。

”朱长友说。 除了种植茶叶,村民桂祖芳现在有了新的增收来源。

“茶树花也可以利用起来,从中提取化妆品、食品的添加剂。

”在外地读书的儿子告诉桂祖芳。

听说这个消息后,桂祖芳动了心思。

为此,他专门跑到浙江学习先进经验,并得到了扶贫工作队、镇村干部的支持。

“以前的茶树花,花期过后落在了地里,白白浪费掉了。 现在采集加工后,可以直供外地市场。

”桂祖芳说,采集茶树花不仅能帮助村民增收,还能提高茶叶品质。 下一步,他还打算在杨头村建立生产基地,把产量提上来。 每年采茶季节,山外的车辆就挤满了杨头村。

每家每户都要雇山外的人来帮着采茶,少不得还要安排他们住下。

而对于零星进村的游客,住宿就成了问题。

于是,村民吴小文成为杨头村第一个开民宿的人,他盖起了三层楼房,“民宿”两个字格外醒目。

“杨头村有山有水有茶产业。 等到将来村子建得更好了,咱不愁吃不上旅游饭。

”王慧敏说。

■记者手记心里有底气日子有奔头曾经的杨头村,因为交通不便限制了发展。 如今的杨头村,在好政策帮扶下,打通了公路、兴旺了产业、美化了环境,涵养了村风。

整个村子焕然一新,农民群众脸上有了笑容,心里有了底气,日子有了奔头。 让村民生活更富更好,才能真正实现乡村振兴。 如何才能实现这个目标?杨头村给出的答案是,政府出力完善基础设施、建好茶产业基地,进而带动农户推动合作经营。

有点子出点子,有力气出力气,形成一户带一片、一片带全村、全村共繁荣的抱团式发展局面。

唯有这样,乡村产业才能形成规模化效应,村民才能看到变化、得到实惠,逐步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

相信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干部带好头,村民齐努力,杨头村一定能更好地拓宽农民增收渠道,让村民的笑容更甜、生活更美、日子更舒心。

《人民日报》(2021年03月25日第06版)(责编:谷妍、邓楠)。

好路进山 好茶出山(一线调查·走村串户探振兴)

  张近东建议,在数字化转型加速的时代背景下,如何利用数字化手段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问题值得关注。他建议,由政府牵头探索建设和完善区域小微企业数据集成系统,打造开放式的小微企业数字化平台,加固完善政府管理服务、小微企业信息提取和金融机构付费合作的市场化联系。全国人大代表、莆田市委书记刘建洋同样建议使用好大数据技术,助力小微企业破解融资难题。政银企信息不对称是影响小微企业融资的重要因素之一,我建议建立信用信息归集共享查询机制,利用数字技术和数字化平台构建多维度企业画像,为银行授信提供更多参考依据,促进金融机构精准对接小微企业。刘建洋说。

  《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钢铁产业基础进一步夯实,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明显提升,产能利用率保持在合理区间。智能制造水平显著增强,关键工序数控化率达到80%左右,生产设备数字化率达到55%,打造50个以上智能工厂。  《指导意见》在业内引起广泛关注,包括江苏省钢铁行业协会在内的许多行业协会和企业积极建言献策。

好路进山 好茶出山(一线调查·走村串户探振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