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基民”晒收益:“一手烂牌”能“逆袭”,经验满满却“找不到北”

                                        因为每一天你的身体都会处在一个不同的时区,你的视交叉上核每次只能重置1个小时。”  简单地说,他认为仅仅是顺其自然地倒时差时,昼夜节律每一天只能往前或往后调整约一个小时,时差多少小时,就需要花费多少天调整生物钟。  不过,胡少华教授给了这位同行一些建议。

                                        在地图上并不起眼的长海县,却拥有着广阔的海域资源和漫长的海岸线,管辖海域10324平方公里,海岸线长359公里。在这个距离陆地远、条件艰苦、有居民海岛分布广泛的县域,长海县消防大队的38名队员默默守护着一方平安。

                                        华坪女子高中,就是一所因抵抗贫困而生的学校。1996年丈夫去世后,张桂梅从大理调到华坪教书,面对傈僳族、彝族、纳西族的学生,大山里的贫困超出了她的想象。有家长带着一包钢镚和角票交学费,有学生只吃饭不吃菜,有的头天晚上把大米放进暖水瓶做早点。班上男生多女生少,“一些女生读着读着就不见了”。张桂梅意识到:提高山区母亲们的教育水平,将至少改变三代人!2002年她开始筹建免费女子高中,“规模化”地帮助山里女孩,改变她们的命运和家庭贫困。

                                      这届“基民”晒收益:“一手烂牌”能“逆袭”,经验满满却“找不到北”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孙庭阳|北京报道2020年基金大热,春节小聚时,基金投资成了热门话题,基民们的故事各个精彩。 这其中,有通过基金市场增厚利润的新基民,有买了蚂蚁配售基金精细操作小赚一笔的精明基民,更有看着分级基金落幕、找不到新目标的老基民。

                                      转战白酒ETF新人:心思不在基金上在2020年10月左右,00后大学生吴东买入鹏华中证酒ETF(512690),在盈利接近30%时卖出,收益喜人。

                                      鹏华中证酒ETF是能在二级市场买卖的三只白酒基金之一,2019年5月上市交易,2020年市价上涨倍,是牛基之一。

                                      另外两只白酒基金则由分级基金转型而来。 拿到这个牛基真的是巧合,投资的钱是从茅台中赚的。

                                      我只了解白酒股,所以买了白酒基金。 吴东说,能在白酒基金中赚钱,纯粹是运气。

                                      吴东买入贵州茅台,源于一个礼物的承诺。 2018年8月,吴东收到某财经大学录取通知书,老爸给了他一份礼物:老吴出本金,吴东可以买10手股票,赚了算吴东的,亏了算老吴的。 吴东充分利用了手头资源,都没买10手,只买了1手股票,是贵州茅台()(编者注,老吴出的本金约为万元)。 此后,只是偶尔瞟一眼账户的吴东可谓躺赚,从2018年8月到2020年9月,茅台股价上涨了倍左右。

                                      然而,2020年9月吴东学习《证券和期货》课程后,反倒做了卖出的决定:躺赚这么多,未来还能涨吗?吴东说,卖股买基金,源于他学的课程说,基金的风险低于股票。

                                      但是,从2020年9月到2021年1月21日,鹏华中证酒ETF却跑输贵州茅台10个百分点。 早知道如此,当初就不折腾了。

                                      但是,买了基金,心里觉得踏实了些。 吴东很坦诚。 马上就大四了,考研或求职,要是能像炒股和炒基这么顺利,就好了。

                                      对投资战绩,他似乎不太在意,更担忧现实中的挑战。

                                      小两口角力蚂蚁配售基金:技巧是王道与吴东躺赚的经历大相径庭,辛芹夫妇在2020年操作战略配售蚂蚁集团上市基金的过程,有点惊心动魄。

                                      2020年9月,参与战略配售蚂蚁集团的5只创新未来18个月封闭混合基金,广告做得热闹空前,不单线上轰炸,连公交车站牌也不放过。 辛太太就深受广告影响,鉴于众多基金启动认购比例确认,她做了两手准备,自己认购一只,让辛先生认购另一只。 这些基金最多用10%的仓位配售蚂蚁集团,即使(股价)翻倍,也只拉动(基金)净值上涨10%。 还有18个月封闭期,那时市场还不知道什么样呢辛先生说他反感广告轰炸,对这些基金持否定态度,大家都去抢的,赚钱比较难。 辛先生说的并不全对。

                                      公开资料介绍,这5只基金确实有封闭期,但在封闭期内有上市交易机制,基民可在二级市场卖出,至于溢价或折价,取决于市场交易情况。 随后基金开卖,基民认购踊跃,认购额超过规模上限,5只基金都启动了比例确认。

                                      辛芹夫妇认购的两只基金虽未全额认购成功,但认购比例也很高。

                                      辛太太对自己的双保险策略颇感自豪。

                                      然而,就在2020年11月4日,蚂蚁集团宣布暂缓上市。 这5只基金光环不再,但基金公司打了补丁,基民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按照净值赎回。 如果当时赎回,算上认购费,认购者基本是白折腾一场。 本来就充满不确定性,果然被说中了吧。

                                      辛先生想要趁机赎回,辛太太则想等等看。

                                      最终,辛太太的决定占了上风。

                                      辛太太随后的操作,可以让她骄傲数年。

                                      她将两只基金都办理了跨系统转托管(编者注,将基金托管到券商。

                                      上市前,这5只基金在2021年1月11日至13日开通此项业务),将场外份额转为场内份额。 做完转托管后,她可以在二级市场上卖出这两只基金。 2021年1月21日,5只基金同日上市交易,市价(编者注:相比净值)全部涨停。 此时,盈利已经不错。 辛家夫妇商量,再等一天看看。 次日,即2021年1月22日,5只基金再度涨停,辛家夫妇将两基金全部卖出,相比在场外赎回,盈利多了近20个百分点。 从认购到卖出,历时约4个月,盈利在40%至50%之间。

                                      庆幸之余,两人也深感做基金时掌握技巧的重要。

                                      落寞的老基民:分级基金落幕,找不到新目标比起前面两例收益满满,老基民王一博的2020年却有些落寞,他说:我熟悉的品种,全没了。

                                      王一博操作基金历史较长,在2014年时就开始投资分级基金了。 当时,分级基金是市场最热门的品种。 2014年至2015年6月,A股市场上涨明显,带杠杆的分级基金吸引了一大批基民。

                                      2015年上半年,分级基金规模从1433亿元增加到4577亿元,半年内规模增长超2倍。 分级基金是当时的创新品种,一只指数基金分拆成享受固定收益的A类份额、享受超额收益的B类份额。

                                      两类份额都可在二级市场买卖。 B类份额有着杠杆,市价变化大起大落。 这类基金设计复杂,当指数基金净值增长或下跌到一定数值时,为了保持杠杆效应,一般都有上折、下折等条款设计。

                                      2015年6月中旬开始,A股市场短时间内大幅下跌,多只基金下折,部分基民损失惨重,王一博也是其中之一。 那时,他曾对几个基金公司的电话客服发牢骚,责备公司没在股票软件中提示风险(编者注:基金公司提示下折风险都披露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及官网)。

                                      2015年8月,证监会宣布,考虑到分级基金机制较为复杂,普通投资者不易理解,且前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暂缓此类产品的注册工作,并正在研究有关政策。

                                      2018年4月公布的资管新规中更是规定公募产品和开放式私募产品不得进行份额分级。

                                      后来,资管新规过渡期虽延长到2021年底,但分级基金要在2020年底前完成规范整改。

                                      当被问及是否操作白酒分级基金时,王一博说,他不喝酒,也不懂白酒股,白酒B涨得多,跟我没关系,我关心环保,在环保B(150185)上赚了不少。

                                      2020年,白酒B(150270)市价累计上涨倍,环保B上涨71%。

                                      2020年9月、12月,两基金分别转型成为上市交易基金。

                                      今年(2020年)有一天,我打开股票软件却发现分级基金不见了。

                                      几天后,账户中多了个新品种。 王一博说,其实这是基金公司对分级基金转型采用的普遍方法,将A类份额、B类份额按照净值折算成上市交易基金。

                                      新基金仍能通过股票软件买卖,但已经没有杠杆。

                                      转型后的品种,波动太低,没意思。

                                      王一博有些落寞。 既然是大势所趋,王一博也将手中几只产品做了个了断,大部分卖掉,留下几手转换成新品种,看着转型而来的新品种,我还可以回忆一下。 这些新品种,得观察一段,才能知道哪些有搞头。 老手变成熟手,王一博还需摸索一番。

                                      (注:吴东、辛芹、王一博均为化名)责编|谢玮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这届“基民”晒收益:“一手烂牌”能“逆袭”,经验满满却“找不到北”

                                        随后,消防指战员利用清雪装备对积雪路段进行清理,将滞留车辆推离危险路段,并疏导车辆缓慢离开。消防指战员清理积雪22时许,现场风雪越来越大,车流几度中断,李进与队友继续冒雪作业。在狂风中,队友们几番被风吹倒,又互相搀扶着站起,引导着车辆一米一米前进。

                                        涉嫌犯罪的必须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不得以罚代刑。积极稳妥处理历史遗留问题,避免简单化、“一刀切”。主动向各级林长汇报,将专项行动作为2021年各级林长工作的重要内容。国家林草局将按照《关于全面推行林长制的意见》,将破坏森林资源案件查处整改成效作为林长制督导考核的重要内容。(责编:岳弘彬、程宏毅)分享让更多人看到推荐阅读  

                                      这届“基民”晒收益:“一手烂牌”能“逆袭”,经验满满却“找不到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