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文新:又见国家破产——国家在,主权就在?

                                              但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

                                                “当前是碳中和债券的发行窗口期,最大优势在于给发行人带来声誉影响,对发行人有一定的形象宣传作用。”高慧珂说。  国开行近期发行的碳中和债券尤为引人注目。一方面,这是迄今规模最大的碳中和债券,发行量达200亿元;另一方面,该笔债券采用国际标准,面向全球投资者发行。  从发行结果看,国开行首单碳中和债券受到投资者欢迎。

                                              文化和语境的巨大差异,需要城市以具有较高国际接受度的特定形象、特定品牌、特定标签作为传播载体,以提高自身辨识度、加强品牌美誉度。在此方面,成都在本次报告海外品牌塑造及传播力分项评估中位居第一。

                                            钮文新:又见国家破产——国家在,主权就在?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钮文新位列金砖四国之一的南美大国巴西,由于万亿美元的外债无力偿还,而不得不宣布国家破产。 这件事发生在今年的1月5日,但彭博社不久前报告指出,阿根廷、印度、越南、土耳其、斯里兰卡、乌克兰、巴基斯坦、埃及和印尼9个国家或都会因外债与外储倒挂问题,出现债务危机,乃至于国家破产。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有分析认为,这与发达国家大量印钞密切相关。

                                            毫无疑问,在美元、欧元、日元等硬通货流动性巨大之时,必有部分资金甘愿冒着巨大风险,实施国际债务套利,将低息借入的美元、欧元或日元,出借给国际信用等级较低而利率较高的国家,从中套取利差收益。 所以,高等级硬通货利率较低之时,必会引发国际套利热钱大规模跨境流入发展中国家的情况。

                                            这时,如果发展中国家外汇管理失效,任由热钱跨境随意流动,那只要硬通货国家利率上升(历史地看,欧美央行的利率行动几乎是一致的),国际套利热钱大规模流出某个发展中国家,那这个国家就很可能发生外汇的入不敷出或干脆还不起外债的情况,这基本就是导致发展中国家出现国家破产的主要原因。

                                            当然,根本原因恐怕还是疫情。 一直把新冠当感冒的巴西,感染人数接近千万,死亡病例超过20万。

                                            作为一个相对缺医少药的国家,无论如何都需要大量进口抗疫物资和药物,外汇用量巨大。 于是,借入外汇用于抗疫消耗,却不能产生任何经济价值,那日后又该拿什么偿还这些外汇?加之2020年巴西经济萎缩%,贫富差距越拉越大,结果必然导致本币雷亚尔的大幅贬值。 实际上,2020年雷亚尔兑美元贬值%,这使得企业偿还外债的能力大大削弱。 货币贬值预期、利率上升预期,巨大的利益势必招致大量甘愿冒险的国际套利热钱流入巴西,但只要美联储货币政策产生一点点转向预期,这些资金立即抽逃,而必然将巴西推入破产的境地。 这样的事例历史上数不胜数,最大规模的一次发生在1997年的亚洲。

                                            那时,几乎亚洲四小虎全部破产,而四小龙也都受到严重冲击。 日本、韩国亚洲发达国家也无一幸免。 有人会说,国家破产有什么了不起。

                                            你债权人什么也搬不走,国家不还是那个国家,总统不还是那个总统?的确,国家破产不同于企业破产。 企业破产意味着企业资产被全部拍卖重组,企业原有股东出局、易主。

                                            但国家破产国家似乎不存在主权和领土清算易主,而且只要国民没有更换总统的要求,也不存在改朝换代的问题。

                                            当然,因为国家赖账,主权信用级别会大大减低,除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援,否则这个国家的国际主权融资的可能性近乎归零。

                                            但是,如果国家或政府手里有资产,尤其是有国际投资者喜欢的优质资产,那情况就不一样。 当年,韩国总统宣布韩国实际已经破产的一幕令人难忘,他低下头向国民谢罪,而韩国百姓将手里的黄金出售给国家,试图阻止国家破产。 但除了场景令人感动以外,结果无济于事。

                                            国际金融巨头利用韩国国家破产之际,逼着韩国政府对国有银行实施私有化改革,并以极低的价格出售国有银行资产。 这样的后果是:韩国货币政策基本被废,当韩国希望提高利率抑制经济过热时,外国人控制的商业银行会从国外调入大量资金套利,并实际对冲了央行紧缩货币的努力;反之亦然。 后来,痛苦不堪的韩国政府试图回收商业银行资产,对不起,不管你出多高的价格,都再也无法买回。 所以,发展中国家在金融开放的过程中必须注意:一定要防止国际套利热钱的大量涌入。

                                            近日,中国央行前调统司司长盛松成表示,他认为,中国现在不可以提高利率、收紧货币,否则人民币会不断升值。 之所以提出这样的观点?理由很多,但其中之一就是会引发大量国际套利热钱流入,而给未来带来重大风险。

                                            还应当注意的是:中国不能因为现在外汇收入过多,就大开国门,鼓励企业和民众大量对外投资。

                                            因为,企业到境外的投资办厂,外汇资产的流动性极低,不可能随时随地抽回资本。 所以,一定要防止外汇流入、流出的资产存在较大的期限错配,这同样是较大的流动性风险。 责编:姚坤(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钮文新:又见国家破产——国家在,主权就在?

                                              汲取不竭奋进力量马雪梅回首百年奋斗路,中国共产党攻克了一个个“娄山关”“腊子口”,带领人民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一次次重要关头的历史性抉择、一个个激励初心的伟大精神、一段段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细细读来,无不蕴含着生生不息的力量。对新时代的共产党员来说,党史是门“必修课”,学习党史是一次精神的洗礼、理想信念的升华。为什么每一次面临艰难险阻,总有无数共产党员前赴后继?为什么事关群众的大小事,总有无数党员干部无怨无悔地付出?究其原因,在于内心抱持坚定的理想信念,不管遇到什么“硬骨头”,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啃下来。就拿脱贫攻坚战来说,全国累计选派万个驻村工作队、300多万名第一书记和驻村干部,同近200万名乡镇干部和数百万村干部一道奋战在扶贫一线,倾力奉献、苦干实干,以实际行动兑现庄严承诺,创造了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

                                              9月30日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盛大的招待会。到会的人们心情显得异常沉重,沉默之中人们翘首以待——周恩来还能来吗?他重病在身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人们频频低头看表,然后目光又一齐投向宴会厅的入口处。

                                            钮文新:又见国家破产——国家在,主权就在?